中新社成都7月16日电 题:亚运会电竞冠军张宇辰:中国电竞发展给予职业选手更多空间

  中新社记者 贺劭清

  “过去超过八成的电竞职业选手退役后会成为主播,而现在我们有了更多选择空间,随着中国电竞产业不断发展完善,还有不少陌生领域等待我们挖掘和尝试。”为正在此间举行的2020王者荣耀世冠赛录制数段视频后,亚运会电竞冠军、成都AG超玩会战队队员张宇辰(ID:老帅)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坦言,处于转型阶段的自己正通过在电竞行业细分领域的多样尝试,寻找自身价值所在。

7月14日,作为中国电竞领域的超人气选手,素有“中单万花筒”之称的张宇辰在成都一家咖啡馆进行日常练习。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

  作为中国电竞领域的超人气选手,素有“中单万花筒”之称的张宇辰是“电竞版NBA”——王者荣耀职业联赛(KPL)最早一批职业选手,也是KPL第一位身价超过千万元(人民币,下同)的选手。

  “2016年第一次参加职业比赛时,大家还会争论手游的对抗性,而现在大家更多的是讨论电竞产业如何‘乘风破浪’。”回顾征战KPL的经历,张宇辰说,自己最初参赛在一个写字楼狭小的演播厅里,如今KPL决赛时线下观众早已超过万人,各大电竞俱乐部的架构也不断完善。短短三四年间发生的巨大改变正是中国电竞发展的缩影。

  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元,预计2021年将达到1651.4亿元。电竞产业的快速发展,让不少发源于中国的电竞游戏走出国门。2018年,在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项目之一的AOV(王者荣耀国际版)比赛中,张宇辰作为中国队队长率团队连胜4场夺冠,收获亚运历史上首个电竞冠军。

  “刚得知电竞入亚时,我们很兴奋,这是对电竞的认可,同时也有不少体育项目经历过从表演赛到正赛的过程。”张宇辰介绍,大部分中国游戏“走出去”时会根据不同国家地区的风俗人情进行本土化调整,所以王者荣耀国际版和中国版有很大不同。雅加达亚运会比赛虽然是表演赛,但中国队提前半年组队,针对国际版进行高强度训练,最终方能捧杯。

  电竞产业发展也让电竞人才需求激增。据统计,当前中国电竞产业人才缺口已达50万人。截至2019年4月,中国自主设立电竞专业并公开招生信息的高校已达29所。2020年6月,中国教育部首次将电子竞技工作者列入高校毕业生自由职业范围。

7月14日,作为中国电竞领域的超人气选手,素有“中单万花筒”之称的张宇辰在成都一家咖啡馆进行日常练习。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

  “电竞职业选手大部分全年无休,大家每天团队训练12个小时,抛开12个小时外还有个人单项训练,不少训练内容是重复的。”张宇辰伸出有多处老茧的右手笑言,这些都是训练留下的痕迹。电竞职业选手在赛场上看似光鲜,但当爱好成为职业后,实际上是一件枯燥的事。

  事实上,和不少竞技体育项目一样,电竞选手的职业黄金期短暂,在几亿玩家中成为顶尖如同过“独木桥”,进入知名俱乐部更是极少数。“成为电竞职业选手,就是拿你最好的青春、最好的时光去投入一件不计回报的事情,蛮残酷的。”张宇辰说,电竞产业包含着多个细分领域,电竞职业选手只是其中一部分,年轻人选择成为电竞职业选手需要深思熟虑,这是一个天赋和努力同样重要的行业。(完)

【编辑:李骏】